熊猫酱

【飞波】你说今晚月光那么美·完

粮!

河生花:

送给勤劳的 @国宝京京小圆脸 放粮辛苦了!


你说今晚月光那么美


 


 


1.


厨房里一阵乱响,汤勺落地,冰箱门开合不断。


头顶灯光忽闪,将军令的节奏。谭小飞面无表情调了台,屏幕上科比布莱恩特抢断快攻,鏖战正酣。


世界安静了。


 


这鬼爱科比。爱得毫无理性。


谭小飞几不可闻的叹了口气,问满意了?


 


2.


谭小飞撞鬼了。四天前的事儿。


起先就是半夜听见满屋乱窜的脚步声,陀螺似的,让人又怕又心累。谭小飞以为是梦魇,强迫自个儿一睁眼,直勾勾对上窗边一影子。


窗帘半敞,怎么看都不像月光惹的祸,他下意识攥紧被子想蒙头,可手臂僵着,也不知是吓得还是觉着太怂,想保持点尊严。


谭小飞好面子,哪怕跟鬼这儿,也愣是把一声尖叫卡在舌根。他死瞪着那影子,瞪着那东西坐窗台上蜷起条腿,跟文艺青年似的。又抬手耙着乱糟糟的头发。


张晓波?谭小飞鬼迷心窍,脱口而出。


然后他瞧着那东西回了头。


3.


张晓波没死。


谭小飞把侯小杰刚发来的照片调手机屏幕上,挨屋里举着。他说你没死,你连呼吸机都没上,病危通知书也没下。急着当什么鬼啊?


张晓波说你才急,你急着投胎!当然谭小飞听不见。


这两天他能把谭小飞骂出朵花儿来,早词穷了,只能从头来过。


 


张晓波睁眼就发现自己飘在空中,在一说不上熟悉的地方。


这地方他待过一晚,是谭小飞在北京一落脚处。那人当时就这么跟他说的,一睡觉的地方。


张晓波爆了句粗口,一个激动就穿了墙。


他想我该是死了。谭小飞干得。我这是枉死的厉鬼索命。谭小飞纳命来!


结果他除了穿墙啥也干不了。


 


于是他跟在谭小飞身后骂谭家祖宗十八代,挺得意的发现鬼不会口干。然后在谭小飞好似感觉到点什么蓦然回首时吓得好像自己还有心脏似的拍着胸口顺气。


他以为自个儿就得这么骂过七七四十九天再转世为人去,谁想隔天晚上正打算吸收点月光精华——张晓波是看过几部港产鬼片的,是以他有点相信月圆之夜就是谭小飞丧命之时——就被谭小飞一声“张晓波”吓破鬼胆。


 


你大爷的!半夜不睡觉,吓鬼啊!张晓波有点激动,双臂乱舞,搅得窗帘哗哗作响。


窗帘?


张晓波发现自己能碰触东西了。


4.


侯小杰发来的照片里,张晓波躺在间八人病房里,剃了个秃瓢,头上裹着绷带,看上去挺安详。


小飞哥,我可是守了快俩小时才逮到六爷出去买饭的空档,医生那边我也打听了,重度脑震荡,也不知能不能醒过来。侯小杰啰嗦了一堆,听声音还挺难过的。


张晓波凑手机跟前左看右看,说不出心里是个什么滋味。


 


没死啊……


难怪没什么法力,吓不着谭小飞。


可我没死跟着谭小飞干嘛?哦……死没死,反正都赖他。张晓波回想去脑后那一闷棍,缩缩脖子。一挥手,摔了矮桌上边一烟灰缸。


 


5.


摔打是张晓波唯一能干得事儿了。所以他没日没夜的摔打。


谭小飞也不知是真学乖了还是怎么着,这些天居然足不出户,愣是把自己跟一不人不鬼的家伙圈在一处,朝夕相对。


这就难免有摩擦,比方说看电视。谭小飞看着83版射雕正到紧要关头,张晓波算着科比开赛得有两分钟了。


张晓波一度是按上了遥控器的,颇费了点力气,觉得自己跟练六脉神剑一样,指尖运气。结果谭小飞转眼就把遥控器捏手里了。


张晓波口吐莲花,没用,只能去厨房闹,把冰箱门摔得啪啪响。


谭小飞怕了。


他盯着屏幕上的科比,问满意了?


 


6.


张晓波想试试灵体能不能触电。他把指头朝电源孔里塞,把电闸弄跳了。


谭小飞叼着手电换保险丝,耳边凉飕飕的。


没一会张晓波又有了新想法。他凝神聚气,把谭小飞客厅里胡乱扔着的几罐油漆给打开,捡了个最小的刷子,挺费劲的祸害了半面墙。


谭小飞过去挨墙边铺了两层报纸。


 


7.


张晓波想去医院看看。


他拿烟头拼字。亏得谭小飞最近烟瘾大,够用。


谭小飞摇头。他说你真够笨的,多少天了都,你没发现我被软禁了吗。


张晓波不明白。事实上他连自己到底为何被打都没闹清楚,上回好歹还有个由头呢。


谭小飞话不多,也就那天,絮絮叨叨对着空气里张晓波讲了不少。说大乔那丫头惹了事,送你回去时把一张对账单扫进袋子里了。那单子不要回来,我爸睡不着觉。挺多人都睡不着觉。


张晓波说你倒睡得挺踏实。


谭小飞跟听见了似的,乐了。他说张晓波,要不是这事儿真是我对不起你,我早找一茅山老道来把你收了。


张晓波抬手吱啦一声划过金属柜门。可幸昏迷不影响长指甲。


 


8.


张学军进屋时张晓波坐在沙发背上。他眼瞅着自家老子大大咧咧坐到他旁边,手朝后边一搭,堪堪好穿过他身体。


昨晚谭小飞拿了瓶染发剂进浴室折腾,一头白毛换了黑发,又穿了身家居服,看上去人五人六的。闹半天是准备谈判。


张晓波有点慌。谭小飞说过,那张对账单是关乎他老子性命的,早不是他能控制的事儿。龚叔本来还要绑人,被他阻止了。张晓波说你不是挺会绑人吗!


谭小飞真的有点能听见张晓波的话了,朦朦胧胧,断断续续,像耳道里的回声一般。


 


9.


你那什么龚叔,道上的,随便就能带百来号人。张学军跟他茬架。你行,你们都行!哐啷一声,客厅中间的茶几被掀了个底朝天。


谭小飞窝沙发里玩着打火机,不置可否,随便张晓波上天入地的闹腾。待屋子里跟台风过境除了他屁股下边的沙发再找不出个像样家具时,他抬眼,对上张晓波怒气滔天一张脸。


影影绰绰,看不真切。


谭小飞笑了。他说你怎么还有头发呢。


 


10.


张晓波的确想不出更好的办法了。让张学军还了对账单息事宁人?没门。


这老炮儿的脾气性子张晓波再知道不